Business and Investment in SC

FEISC


专访圣卡塔琳娜州工业联合会(FIESC)主席高赫.何塞.哥迪(Glauco José Côrte)先生

glauco jose corte - Cópia

圣卡塔琳娜州工业的最大优势在哪里?对于那些打算到圣卡塔琳娜州投资的跨国企业,你们的行业能提供怎样最佳的投资商机?

圣卡塔琳娜州工业的最大优势在哪里?对于那些打算到圣卡塔琳娜州投资的跨国企业,你们的行业能提供怎样最佳的投资商机?

我认为圣卡塔琳娜州拥有一个高度多元化的产业结构。整体架构去集中化,而且具有很强的工业传统,这主要是从我们德国和意大利的先人那里继承下来的。我们有这些历史根源,同时也有出口的潜能。这些都使本州有别于巴西其他的州份,令圣卡塔琳娜州的工业在国内生产总值中仍占有相当大的比重 - 甚至高于巴西的平均水平,若我们从加工业、建筑业和公共设施服务上考虑的话。圣卡塔琳娜州的GDP中有近三分之一来自工业生产。所以,当地的商人和企业家往往是与高新科技同步的专业人士。由于我们有很大一部分的业务是来自外销,所以我们的商人一直与国际市场的现况同步,这有助于他们了解到最新的技术,并应用在自己的企业内。

此外,圣卡塔琳娜州的企业也有从利润中拨出一部份用以再投资的传统,把企业进行现代化和进一步扩大。因此,我们有准备充分、并具备魄力和决心、愿意投资自己企业的企业家,也有在工作心态和知识方面,不论是技能还是培训程度都高于平均水平的工人。在圣卡塔琳娜州这里从未有过任何严重的社会问题,这一方面是由于我们工业去集中化,另一方面是由于我们的工人非常有纪律,对自己公司负责。我想这也是使本州有别于其他州的因素之一。所以,我们有大胆创新的企业家和与之对应的高质素工人。


你的介绍使我们对圣卡塔琳娜州有一个相当正面的印象。目前圣卡塔琳娜州工业联合会(FIESC)所面临的最大挑战有哪些?

我们最大的挑战,也是指导我们的管理计划的重点,就是提高圣卡塔琳娜州的竞争力。这个问题不仅存在于圣卡塔琳娜州,我们国家本身在过去的几年已失去了以往的竞争力。事实是巴西后来的生产成本一直处于较高的水平。特别是近几年,我们已无法跟上发达国家在创新方面的投资步伐。然而,我们也越来越意识到,我们无法在价格上与其他国家竞争 -因为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能够在价格方面与亚洲地区国家竞争,所以我们必须在创新、设计、生产灵活性方面竞争,这也是近几年来我们已经看出的一些势头。

现今,我们的企业家知道,我们需要在创新和技术上作出远比我们目前更多的投资才能提高我们的生产力。事实上,我们已经看出近年来我们在生产力上的下降。国家已无法保持一个可持续性的增长速度。

那么,我们工业联合会(FIESC)的角色是什么呢?如果这是正发生在工业领域的事实,我们就必须致力于促进、帮助我们的工业提高其竞争力。我们将如何做到这一点呢?就在一周前,我们在工业联合会(FIESC)内推出了一项叫“产业培训”的运动。我们组织举办了这次活动,州长和好几位行业的领头人物,如施耐德先生等都有出席。从2012年至2014年,我们计划投资3.3亿巴币,在这三年内平均每年投资1亿巴币。这些资金将主要用来提高圣卡塔琳娜州工人的技能素质。我们将建立技术创新中心,以满足工业界的需求,并且在技术方面,重点装备工人以面临现今这个新阶段 - 一个竞争程度较以前更大的经济环境。有一件事已经变得再清楚不过的了,由于发达国家持续低迷的增长率令新兴经济体的竞争变得越来越白热化。中国在美国和欧洲的市场已经开始下滑,现正向巴西市场转移。我们不论是在国内还是在国外市场都必须面临与中国的竞争。因此,我们真的有需要对我们工人的素质以及在技术创新方面狠下投资。

在这方面,你们有没有与跨国企业或机构签订任何协议或建立联系,以协助你们获得这项培训计划所需的技术和知识?

当然有,我们与好几个国际机构达成了合作协议,如中国贸易中心、新勃兰登堡工商会(德国)、国家外贸局(意大利)、威尼托商会外贸中心(意大利)、台湾对外贸易发展协会(TAITRA)、土耳其商人和工业家联合会(TUSKON)、迪拜工商会(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和巴西阿拉伯商会等。此外,我们也有与像德国弗劳恩霍夫研究所和美国的麻省理工学院那样的技术科研学院所建立合作伙伴的关系。

在这次采访之前,我们采访了CERTI公司的卡洛斯•施耐德先生。施耐德先生本人也对技术创新方面态度非常积极。

是的,因为圣卡塔琳娜州和弗洛里亚诺波利斯市已成为相当有知名度的技术中心。举例说吧,施彼恩斯企业区(Sapiens Park)。我们不但参与施彼恩斯企业区的计划,而且也参与嵌入式网络技术学院(一间具创新性的学术机构)的活动。我们也将出席在南美洲这里举办的有关雷射激光领域的大型活动。所有这些之所以能顺利进行要归功于国家工商联合会所设立的一项计划。该项计划将不仅仅帮助我们州也将帮助其他州,把地区内简单的研究实验室进行现代化改造,使其变成完整齐全的技术研究院。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把该项目看作是一种高层次的投资,而在我们的个案上,这实际上将需要资金。我们将从自己的资源里拨出2亿巴币用以投资,另外有大约1.3亿巴币的经费将通过向巴西开发银行贷款而获得。


除此以外,圣卡塔琳娜州工业联合会(FIESC)在国际层面上还有其他别的互动吗?

可以说,我们与多个国家;欧洲以及其他国家和地区达成了多项协议和合作意愿。在国际考察方面,我们的行程一直都非常紧凑。举例说,下周二我们将带领一支由70名企业家组成的考察团到中国考察。在过去15年间,我们前往中国的次数相当频繁。我们去中国,还有其他国家,目的就是想让圣卡塔琳娜州的企业家们,看看外面的情况;发掘进出口和合资成立公司的机会,当然还为圣卡塔琳娜州招商引资。


圣卡塔琳娜州工业联合会目前主要的需要是什么?

我们为工人提供安全和卫生服务、装备年轻人进入就业市场,培训其专业技能,此外我们也照顾已在职的公司员工。我们现今所需要的 - 而且也是我们正在努力去实现的 - 就是让我们的课室不再有空座位。现在国家正在经历一段就业高峰期 - 全国的失业率仅为5%左右。目前工人队伍中寻找工作的人并不多。因此,我们正在寻求业界支持,以方便、鼓励和激励他们的工人走进我们的课室。一直以来,我们都与业界保持对话,我们为工业界定义所需的也是行业内所需的。目前,我们的课程已经准备就绪,现在就差上课的学员。

我们有一个雄心勃勃的目标,就是在未来三年内,我们将提供近80万个公开课名额,这是我们希望在那段时期看到进入我们学校,接受短期、中期、长期课程培训的学生人数。我们有各种课程,从基础教育一路到高等教育 - 我们将在技术大学内提供课程。我们的重点是提供技术和职业教育,使我们的年青人,以及那些在职的人士,能完全胜任在日益高度自动化的工作环境下工作。由于现今工作中所使用的设备越来越复杂,所需要培训的技能程度也就越高。这是我们的目标,也是我们的承诺。


对于圣卡塔琳娜州工业联合会的未来,你有什么计划、看法和理念呢?在理想的情况下,你希望达到怎样的目的?

我强烈感觉到工业联合会(FIESC)需要与工业界紧密合作,共同努力。虽然我们的组织是为了服务工业行业而成立的,但我们并不总是与行业保持靠拢,以便能够准确地了解其需求。此外,我们在这里做的最重要的工作是要领先于行业的需求。如果我们让自己落后于工业,而不是把自己置身于行业发展的前沿,那么业界就不再需要我们了;如果我们仅仅与业界保持同一的步伐,我们能给予业界的帮助也有限;所以我们需要比业界先行一步,为其提供超前的解决方案。这些方案业界可能需要在稍晚的时候才能跟上。这是我们如此强调教育和培训的原因,这也解释了我们为什么要到国外寻找最新的工业发展趋势、研究一切现有的新工艺等,我们不满足于跟从在潮流之后,我们还要领导潮流,而在巴西我们有成为潮流领导者的一切条件。为了做到一点,我们需要合格的专业人士和企业家;所以,我们的教育网络包括了各个层次,从基础教育到行政管理人员的培训。昨天,我们在弗洛里亚诺波利斯这里刚刚结束了与杜克大学联合开办的一个关于开放式创新的课程。在课程的三天里,有超过40名企业的管理人员和公司的首席执行官与来自杜克大学的教授讨论了有关创新的问题。他们就如何处理这些问题和围绕创新的体系进行了辩论。


你们的资金来自于行业界,不是吗?你们属于一间民营机构,但你们也有从这些课程中获取一部份利益吗?

我们确实是一间民营机构,我们的资金都是来自会员们的会费。我们行业界举办的大部份课程都是免费的。但有一些特定的课程,尤其是那些需要用到设备或外来师资或咨询服务的,行业界就需要承担一部分费用了。但除此以外,绝大多数的课程都是免费的。


在你所到过参观的国家,你觉得他们对圣卡塔琳娜州的印象如何?

那些已经在圣卡塔琳娜州做过交易和在州内有些生意的企业或个人对我们的产品和我们的企业家都有良好的印象。但是,我们必须作出努力,让圣卡塔琳娜州在国际上更具知名度。我们州的面积非常小,只占巴西领土的1%;所以前来考察的企业或个人以及投资者很容易就从我们这里离开,到南大河州,又或者仅选择圣保罗州作为考虑的地点。所以,我们必须付出更大的努力 - 我们到海外考察参观的一个有利条件就是能让圣卡塔琳娜州更广为人所知。

我深信,圣卡塔琳娜州现今正进入了一个“良性循环”。这是其中的一些原因:大型中心城市,如米纳斯、圣保罗、里约热内卢等,已经变得有点拥挤,而我们这里的生活质素要比这些城市好得多。我们这里的季节分明;州内有海滩、高山;在州内的各个地方都有大学 - 圣卡塔琳娜州这里的高等教育系统可以成为巴西全国的典范。来到这里你会发现州内的每个地方都设有一所大学,这可以避免年轻人为了求学而不得不搬到城市居住。而且,我们的州政府也比较平易近人。在圣卡塔琳娜州这里要跟州长通话要比在米纳斯吉拉斯州和圣保罗州更容易。在这里,如果我拨打州长的电话号码,他会接听。虽然像所有政府那样,这里也有程序和手续,但我们的政府却比较容易公开对话。

我深信,在未来的十年,我们会经历一段主要针对新技术的投资时期,而在未来数年,圣卡塔琳娜州将会是吸引众多投资的州份。

当我们在采访其他州时,如圣埃斯皮里图州、圣保罗州等,我们总是听到同样的回复 - 这些州总是说他们拥有一切最好的条件等等。所以,这就有竞争啰...

是的,这确实是一项不容忽视的竞争力量,但可能很少有州份可以提供像我们现在所提供的条件。

为了不让你说我闭口不谈我们这里所面临的难题 - 我们这里确实有一个难题,就是我们的公共基础设施。而这对我们未来几年的发展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举例来说,从这里到沙佩科 - 也就是圣卡塔琳娜州的西部地区,有800公里。我们需要小型飞机运载,也需要下重资去改善我们的道路;我们的物流成本现今还是相当的高。所以,这就是我们需要改善的:我们的基础设施、道路,通往海港的交通设施......极少数州(不知道有没有)像我们那样拥有如此综合的海港设施 - 我们现今在运作的港口有五个。这是我们州真正的资产,但遗憾的是,通往这些港口的道路都低于标准要求,而且我们也没有铁路运输。所有这些问题,至少有一部分已经被纳入我们的投资方案内。我们需要期待一项规模较大的政府动员来推动这一切的发生。所以这是我们需要突破的障碍之一。我们正在这样做,但发生的速度还是很缓慢。这些目标必须尽快实现。

资料来源: Marcopolis. 29 October 2012. 

FIESC | Rodovia Admar Gonzaga, 2765 - Itacorubi - 88034-001 - Florianópolis/SC - Brazil - +55 48 3231 4662